当前位置:首页 > 仙居新闻 > 内容

躲进韦羌草堂

  发布时间:2021-02-20   字体:【  

QQ截图20210220105754.png


范伟锋


“盘盘英气四纡余,宛有仙人此地居。”


默诵着陈襄这句诗时,我已停脚在浙东神仙居景区了。眼前竹林幽深,植被茂密,阳光交糅在苍翠中。多年前我曾来过此地。山风一下吹醒记忆,勾起了依稀当年行。那山水画般的色,油菜花开的艳,杨梅美酒的醉,一下子裹上全身。


去韦羌草堂,须拾级而上。行走在陡峭山道,两旁峻岩峭壁,栈道时而悬空,时而盘曲。稍不小心,似有下跌危险。中途驻足张望,四面青山叠嶂。不远处,一块巨石如帆,傲然而立,一指擎天。旁边起伏的山,有如蘑菇的、笔架的,形状各异,全浸在暮色中静默不语,让人凛然起敬。


无意间抬头,两座山峰间连着几道平行索道,块块条木铺其上。久观之,头有点眩。这一幕好似泸定桥上的铁索桥。每年数以千计人来此参加这“飞拉达”或“扁带”大赛,在穿梭云端中寻求刺激,飞檐走壁中挑战自我。能够想象,行其上,定会如鸟儿般俯瞰到别样的美。若有雾气袭来,便腾跃云霄,独步人间胜境。


蓦地拐个弯,豁然开朗。只见一平湖水横亘,几片落叶似动非动地悬浮清澈水面。湖旁一幢黑瓦白墙、人字形的一层小楼侧立。再往里,是几层格子窗、回廊圈绕的一座房子。


整个山岙呈半开形,只有一个出入口,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坳里三面环山,一入其里,即置身与外隔绝境界。


显然,韦羌草堂到了。


环湖而行,灯光隐动,庭轩与湖水影影绰绰。这静谧的草堂夜景陶醉了我,令我情不自禁地慢下脚步,心也跟着沉淀下来了。


湖上横跨一单孔石桥,对岸财神洞边上藤蔓缠绕,各异光色影映水中。立于桥上闭目,恍若天地人合一。难怪元代仙居名人柯九思在此作了《韦羌草堂图》,令好友倪瓒大为倾倒,将所有慕恋化为这首《题韦羌草堂》:“韦羌山中草堂静,百日读书还打眠。买船欲归不可去,飞鸿渺渺碧云边。”对于美,古今是相通的。此情此景,令每个人的内心喧嚣消失得无影无踪,情愿做一个如倪瓒一样的隐者。


韦羌草堂28个房间,房号用倪瓒这四句诗里的每一个字命名。巧合的是,我入住名为“静”的房间。房后高山可靠,廊下溪水缓流,如此踏实安详。夜深,四周俱寂,月白风止,天籁齐眠,自然入睡飞快,唯有鼾声回荡。


睡到自然醒,百骨舒坦,头脑轻松,胸腔空空。初醒的数儿正相互耳语,鸟儿已然扑飞窗户上下,偶有小松鼠探头探脑。隔远,湛蓝的天空无比深邃,圆晕阳光洒下山峰,片块白云挂在峰上。近处,湖两侧的挂榜岩与天柱岩清晰异常,近乎剥落的岩皮上几簇短树丛精神抖擞,临崖凌寒摇曳,不知扛过了多少岁月的考验。


此刻的石拱桥与水中倒影合起来,刚好组成一只完整的“眼”,正深情地对望着你。一棵柿树独立湖边,尽管柿红枝头,我还是不忍心破坏这人间难得的静美图,一切还是交由时光处理吧。


人迹罕至,万物自然,心绪放松,佐以白粥咸菜,更少了鸡犬相闻的杂。这一切胜过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


我搬过一把椅子,随意慵懒的后斜着,晒晒太阳,吸吸清新,望望天空,不知不觉头脑混沌起来。唐朝李涉经过竹院,与僧人相逢对对话。而我与天地对话都省略了,但都一样偷得浮生半日闲。


不管南阳刘子骥欣然规往,未果世外桃源;抑或杜甫为避安史之乱,辗转避入成都草堂;还是李白梦游天姥山,吟留别着“且放白鹿青岩间,须行即骑访名山”。如斯这般文人,心里都住着一只白鹿,期望载着我等去逍遥遁世,终至心灵故乡。


且放白鹿,且放白鹿,不如入乡随俗,做一只仙居麂(古名“羌”),永远地躲在这韦羌山。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责任编辑:郑燕睆】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20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20017917号-1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85588 | 今日仙居:0576-8782118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6-87816957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