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居文苑 > 陆原作品集 > 散文

听鸟儿歌唱

 

溪石铺成的小径,悄悄向山里探进去,探进去,如微风里的长长白练,柔柔地飘舞在深幽的山谷里。这飘舞的曼妙姿态,有如清纯的少女,满含着亲切,引你前行,引你走进幽静的仙居响石山自然风景名胜区。

山,层层叠叠,青翠欲滴,这是江南独有的丰姿。漫山野生野长的松树,一盘盘枝桠有力地舒展着,仿佛是数十人背靠背站成一圈在展臂舞蹈,尽情地表现内心的喜悦和对幸福的向往。野生野长的翠柏,如在春日里被收拢起来的翠伞,千把万把地竖立着,那壮观的“伞群”,充满朝气,充满生机,好似万千伴唱的少儿倚伞而歌,童声清纯而脆亮。还有无数野生野长的花草树木,恣意地生长着,把层层叠叠的山,装扮得分外妖娆。

鸟儿就在这样的山林里歌唱。

这不是一只鸟两只鸟在孤寂地啼吟,而是几百只鸟上千只鸟在高歌;这不是一种鸟两种鸟在齐唱,而是几百种鸟上千种鸟在和鸣。

“叽呀――咕咕――”
“啾――啾啾啾――啾――”
“嘎嘎嘎――啊呢――”
“福禄――福禄――福禄――”
“清明出谷――清明出谷――”
“我爱你――我爱你――”
“鞠一躬――鞠一躬――”
“道嘛吱吱番勒呋――”
……

——有的鸟儿们的歌唱,仿佛是牧歌,但比牧歌更浑厚、更悠扬。这歌声不但使我们感受到草原的辽阔、天穹的蔚蓝,而且使我们感受到随彩霞升腾云端,鸟瞰着天际的旷达,于是禁锢的心灵感觉得到最宽泛地放飞,枯萎的情感得到最充沛的滋养。

——有的鸟儿们的歌唱,仿佛是谐谑曲,“叽叽喳喳,喳喳叽叽”,曲调幽默诙谐,风趣如相声,如喜剧小品,令人忍俊不禁得喷涕而笑。

——有的鸟儿们的歌唱,如山歌,高亢、嘹亮,那发自肺腑的强烈的感情,不是唱出来的,活脱脱是从心底里喷涌而出,那声嘶力竭的吼声,撕天裂帛,掏心掏肺,给人以酣畅淋漓的快意。

——有的鸟儿们的歌唱,仿佛是情歌,低吟浅唱,你呼我应,你歌我和,如高山流水,如琴瑟相谐,两情缠绵。

数不胜数的鸟儿们的歌声,是大自然里淳朴、浑厚、热情、奔放的“民歌”;是大自然生灵情感清新、纯情、朴素、美丽的自然流淌。在天地博大的自由世界里,她们幸福地歌唱,歌唱大自然仁慈的博爱;在山深林茂的浪漫世界里,她们快乐地歌唱,歌唱大自然永恒的美丽;在宁静祥和的生存港湾里,她们惬意地歌唱,歌唱大自然伟大的自由。

她们享受着自由,感受着自由的美好。
她们享受着快乐,感受着快乐的幸福。

难怪历史上有许许多多艺术家把鸟鸣作为创作的题材。

在我国音乐的殿堂里,与鸟有关的音乐如唢呐曲《百鸟朝凤》,它的热情欢快的旋律与百鸟和鸣之声,生动地表现了大自然生机勃勃的景象,此曲深受人们的喜爱;如二胡曲《空山鸟语》,乐曲以高超的拟声手法模仿百鸟的啁啾声,形象地表现了山深林茂、空谷静穆,以及幽邃、深远的艺术意境,把王维的“空山不见人”的诗意诠释得淋漓尽致;还有如广东音乐《鸟投林》,描绘了夕阳西下,百鸟归巢的动人场面,展现了富有诗情画意的南国风光,全曲旋律清新优美,形象而富有生气,使人百听不厌。

以鸟为题材的音乐还有,如笛子曲《鹧鸪飞》,管子曲《拿天鹅》,筝曲《寒鸦戏水》,琵琶曲《平沙落雁》,琴曲《鹤鸣九皋》、《鹤舞洞天》、《别鹤操》、《双鹤听泉》、《雉朝飞》等。各地民歌中的有关鸟的作品,有如内蒙民歌《小黄鹂鸟》,哈萨克民歌《云雀啊,云雀》,锡伯族民歌《百灵鸟》,西藏民歌《孔雀吃水》,浙江民歌《青丝鸟》;江西民歌《斑鸠调》。

法国作曲家梅西安•奥利维埃说:“在艺术的王国里,鸟类可能是居住在我们行星上的最伟大的音乐家。”这位二十世纪世界上具有相当影响力的作曲家,是一位对大自然的美有独特认知的艺术家,他对鸟鸣声情有独钟,从十八岁开始,他不但在法国收集鸟鸣声,而且狂热得不辞千辛万苦到南美洲、北美洲、印度、马来西亚、中国、卡纳莱群岛等地收集鸟鸣的美妙声音,以此不断丰富自己的音乐创作素材。经过多年的积累和艺术升华,他创作了《鸟的苏醒》、《异国鸟》、《百鸟图》和《花园里的莺》这四部独特的作品,成为世界著名的鸟乐作曲家,而且还成为一位鸟类学家。

我们在贝多芬的《田园交响曲》、圣桑的《动物狂欢节》等著名音乐作品中,也都可以听到模拟鸟鸣的美妙的音乐。贝多芬由衷地说:“自然是陶冶心胸的伟大学校。”这位不屈不挠与命运抗争的音乐天才,阿尔卑斯山的“维也纳森林”以及森林里的鸟鸣给予他无穷的精神慰藉。他在维也纳乡村的三十多年里,或许是大自然这天籁之音给予他深刻的启迪,或许是大自然的秋衰春荣赋予了他的音乐英雄风格和抒情风格,因此他才创作出标志着他的音乐走向成熟的《第三交响曲》(《英雄交响曲》)和最伟大的作品《第九交响曲》(《合唱交响曲》)。

歌德说:“自然的伟大,在于它充满美好。” 这位德国著名诗人、欧洲启蒙运动伟大作家对大自然的赞美,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想象。大自然的“什么”是美好的?是山、是水、是花、是草、是飞禽、是走兽、是春雨、是夏风、是秋霜、是冬雪?抑或是大自然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豁达胸襟?抑或是大自然昂扬向上、不屈不挠的刚强精神?不管是什么,歌德对自然美的具体指向一定包含了鸟儿的歌声,歌德认知的自然的美好一定包含了鸟,一定崇敬鸟儿的自然与美好,因此才创作出风靡全世界的小说《少年维特的烦恼》,才创作出享誉全球的伟大作品《浮士德》,才能享受八十多个灿烂的人生年华。

正如有一位作家说的,“如果没有鸟,浩渺的长空将是满目空虚,葱郁的森林将寂静无声;如果没有鸟,文学艺术将会失去不少情趣和魅力;如果没有鸟,童心将少一份欢乐;如果没有鸟,人类的精神家园将会失去一缕生机。”

正因为如此,在艺术门类里,我国花鸟画美术流派独树一帜。鸟类美丽的羽毛,翩然飞翔的神态,使画家们灵感迸发,笔下生花。喜鹊梅花、松鹤延年、鸳鸯和鸣、孔雀呈祥等等,都是画家们不朽的创作题材。 

鸟,择美而居,哪里风光美丽,那里就有鸟。鸟儿们的歌唱,是大自然美的亮丽的音符,鸟儿真可谓是大自然美的精灵。然而如果有鸟,但没有鸟儿的快乐的歌唱,那更是人类和大自然共同的悲哀。

比如笼中之鸟,她的鸣叫是快乐的歌唱么?不是,这是她在囚笼里,面对翅膀的哀哭。

听鸟儿歌唱,不能在囚牢似的鸟笼的面前,不能在弹丸之地的公园,而要在连绵的深山里,要在像仙居响石山这样原生态的群山茂林的大自然里。这里鸟儿的歌唱,才是真正的歌唱。

我们需要倾听鸟儿的歌唱。

在物欲膨胀的世风里,我们异化为物化的“高等动物”,我们“四脚着地”地奔波着,我们的躯体累着,我们的心儿累着。

还有人唱着“柴米油盐酱醋茶,件件都在别人家” 的歌谣么?还有人吟着“茅屋为秋风所破” 的诗句么?还有人为囊中羞涩进不了知识传授的殿堂而哭泣么?……

一个人在贫寒的逆境里,凄苦的心,更需要浪漫精神的抚慰,负重的脊梁,更需要浪漫精神的支撑。在乡村,在街巷,在闷热的夏夜里,我们常见到人们拿着小板凳,围坐在一起对着星星编织着牛郎织女的故事,编织着七斗星君的故事;对着明月编织着嫦娥奔月的故事,编织着吴刚伐桂的故事……这是传统的获得精神享受的一幕幕景观。

诚然是一个物欲需求起点很低的人,他知足于温饱,难道他就没有精神的需求?在仙居响石山游览的人群中,有许多衣着朴素的男女老幼,他们让人一眼看出不是富裕阶层。但是,他们在春阳高照的时日,放下手头的活计,一家老少,带着干粮和水,来这里看看风景,听听鸟儿的歌声。这种对大自然的亲爱,这种对精神的需求,让人倍觉亲切和感动。

有的人衣食住行无忧,但物欲之心仍在不断地滋长,于是他们整天“浮躁”着,身上的魂儿无处着落。据说目前世界上至少有四百多种满足人们精神需求的内容,比如看戏、看电影、看电视、游泳、打球、旅游等等,但对物欲难足的人来说,不要说四百种,就是四千种内容,也难以满足其膨胀的精神渴求。

其实在这世俗如茧裹着人心的泛物化时代,人人都有“浮躁”症,只不过各人患此症的轻重程度不同而已。“浮躁”使我们迷失自我,“浮躁”使我们丧失了纯真。我们变得越来越势利,势利得每做一件事都要掂量掂量是否有“利润”,势利得每说一句话都要思忖思忖是不是能获得丰厚的回报。于是我们的交际越来越庸俗化,觥筹交错中充盈的虚情假意,连三岁孩童也明察秋毫,而我们却脸不红,心不跳地虚伪着。


有时,在夜深人静之际,有的人也厌烦这恼人的世俗,也痛恨这种势利的不古人心,也诅咒这种害人不浅的虚伪,可是当一汇入人群之中,又深陷在世俗中不能自拔。满脸堆着虚情假意,亲热得大呼小叫地称兄道弟……我们的心就在这种清浊之间煎熬着。

要跳出世俗,去掉浮躁,我们还是听听鸟儿的歌唱吧!

在雷电轰击下,鸟儿能够为生命的存在而热烈地高歌;她们也因为天上没有下雨能自由地展翅飞翔而知足地引颈欢唱;她们也因为一家子纵然贫穷却能朝夕相聚而欢乐地啼鸣……

鸟儿能够把十分忧愁,压缩为一分忧愁;鸟儿能把一分快乐,放大为十分快乐。

听着深山里百千只鸟儿快乐的歌唱,我们粗糙的心能够变得细腻;

听着深山里百千只鸟儿快乐的歌唱,我们浮躁的心能够变得宁静;

听着深山里百千只鸟儿快乐的歌唱,我们虚伪的人性能够变得纯真;

听着深山里百千只鸟儿快乐的歌唱,我们会抛却游戏人生的心态,高扬起崇高感、使命感和责任感,痛并快乐地活着。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4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由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