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居文苑 > 陆原作品集 > 散文

西 罨 感 悟

 

小时,对刘禹锡《陋室铭》里“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的精辟立论赞叹不已。平时,人们对山的赞美总在于山的高峻,而刘禹锡的这一说法,给人耳目全新的感觉。

但赞叹之后,我又陷入茫然的思绪里。刘禹锡应该知道世上是没有“仙”的。毫无疑问,他所说的“仙”是另有所指的,但这所指的又是什么?多年来,这一疑问一直迷惑在我的心头。

今年春,游西罨山,我才悟出刘禹锡的“仙”的含义。

被中外游客所青睐的西罨山,距被历代文人墨客谓之为“烟霞山城”的仙居县城约四十公里。   仙居是我的家乡,西罨山又如此近在咫尺,可笑的是,这么多年却没有陪家人来此游玩览胜。老父仅从报纸电视上了解到西罨山的风光,小女也未识西罨山的“庐山真面目”,一老一少多次说要去游西罨山,但我总因忙于工作,答应他们一起去游西罨山的许诺,一次次 兑现不了。

在“春阳生暖风,绿柳衬桃红”的时日,于是我和妻搀老父携小女去游西罨山。

大凡看山景,没有不爬山的,然而游西罨山,却不须爬山登岭。你只须沿着曲曲弯弯的幽谷,踩着平坦如砥的山径缓步而入,一路上你便可饱览十里幽谷千重峭壁、万丈悬崖的险峻;可欣赏到怪石峰峦、飞瀑岩洞的奇景;可领略到野草松林、山泉小溪的情趣;可咀嚼到雾绕云低、鸟唱蛙和的清幽。

历次我游西罨山,都兼了“导游”的角色,一路上向客人们介绍些历史掌故、人文景观及奇峰怪石的种种奇趣,而自己并没有很好地领略西罨山的风光,咀嚼西罨山美的底蕴和内涵。

天下胜景,大都可用一个“奇”字来概括。但是“奇”不是山水美的本质,这便是人造山水景观永远逊色于自然景观的根本所在。我们平时看大千世界里的自然风光,大都流于走马观花,看那表象的“奇景”,没有进入到更深的审美层面。我们何曾去细细体味琢磨“奇景”里的美的质核,何曾去思考大自然的美与人类苦苦追求的美的契合点?若是光看风景之奇,看千景与看一景便没有本质的差异。若是光看风景之奇,如同光欣赏美女的外形美而不欣赏美女的内在美,这便显得肤浅。

当然,欣赏自然风光美的底蕴和内涵,要有良好的心态。

我们一家四口,一进入西罨幽谷,小女便如牛犊出栏,撒腿欢奔而去。老父见状,便声声唤着,颤颤追着。而妻见此又急急前去搀扶着老父。父慈妻贤女欢,老小三代其情浓浓,其乐融融。于是我的心境便如秋日天空,明净湛蓝,世上的一切功名利禄,人生的一切荣辱浮沉,一概荡涤无存。

于是我有了异于往日的心态,去感悟西罨山的一石一瀑、一草一木。

《光绪仙居县志》记载的西罨山八大景观,除“瀑布水”、“观音洞”这两大景点外,其余的“双峦架日”、“天柱插空”、“狮子峰”、“仙人叠石”、“象鼻锁涧”、“幞头岩”都取景名于山石峰岩的各自造化。这些山石峰岩的造形,都浑然天成,全不呈现巧夺天工的那种刻意。我发现西罨山的高崖巨屏、奇岩怪石的排列组合,恣意而为,全不讲章法结构,如顽童泼墨,横生妙趣。这使我想到艺术,凡是艺术都“巧”不得,一出巧便露做作斧凿的痕迹,一出巧便显单薄和轻浮。反过来说,山水之美亦同理。

在幽谷口的“睡美人”一景,简直是大写意的一笔画,那粗犷潇洒的一笔,青春少女仰靠在山崖上媚态万千地酣睡的神态,便跃然而出。被谓为西天门的右门,侧看弧状凹处,活脱脱是一张啸虎的口。幞头岩,是一处“步移景换”的典型,远看像一面猎猎飘扬的大旗,正面看又如一枝如椽的插天画笔,若再移位观此景,则活像一位老和尚在念经。再如未被列入八景的“将军岩”,造型之大气,线条之粗犷,而形态又如此逼真生动,世上任何一位雕塑家的作品都难出其右。

十里幽谷,左右山崖上飞泻而下的瀑布之多之奇,令人赞叹不已。这里不但有李白诗句中“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样气势非凡的瀑布,而且还有许多妙不可言的奇瀑怪瀑。当远眺狮子峰瀑布,你会疑心自己看花了眼,因为你看到的不是从百十丈高的悬崖上流下来的水,而是迷迷蒙蒙的雾气,这一瀑布委实是一支“雾瀑”。有的瀑布你看去像一张珠帘,凝固不动地挂着,近前看这串串珠子分明又在流动,妙得令人咋舌。有的瀑布又如一盘倾泻的珍珠,一遇山风吹拂,飞泻的珍珠刹那间就碎裂成无数小珍珠,随山风飞旋而上,回到崖顶的瀑布口,变幻玄绝。这大大小小的瀑布,活泼自然,清丽高雅,与世无争,耐人寻味。

一支支瀑布,汇成了幽谷长长的小溪。小溪流水缓缓如闺阁女子行步,不急不躁,温文尔雅。小溪弯弯,流水袅袅,水中蟹虾相随而乐,游鱼相遇无争,这水中的“世外桃源”,令人心怡神往。小溪两岸,松林杉木茁壮得仿佛从没遭受过秋霜冬雪的摧残,就连那些柴禾、野草、山花,都是那样随心所欲地生长,滋滋润润地活着。那些山花,红得是那样放纵,没有一点顾忌;那些野草,绿得是那样浪漫,毫无半点拘束。

我豁然释悟,西罨山美的质核是“自然”。无论这里的高崖巨屏、峰峦奇瀑,还是这里的幽长小溪、野草松林,都呈现“自然”的品性,西罨风光的美是一种难能可贵的自然之美。我进一步领悟到,无论山水,还是艺术,唯其自然,才能得天趣;唯其自然,才能显真意。如果说顺乎自然便是“道”,那么显其自然便是“仙”了。
我想,刘禹锡所指的“仙”,一定是“自然”。山不在高,有自然真趣,便有真善美,便会受人青睐,便会成为“名山”。

 

(选自散文集《心灵的风景》)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4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由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