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居文苑 > 陆原作品集 > 人文仙居

一升米富

 

——人文仙居之八

“一升米富”,是仙居人常用的一个词汇。

要说清楚这一词汇的含意,还得从头说起。过去农村常用的一种用木合子做成的计量用具,名叫“关升”,“关升”呈方形,上口大,下口小,中间用薄木板竖直隔成三格,一格占二分之一,其余两格各占四分之一。米、麦、豆之类的物体盛满“关升”,便是“一升”的计量,十升为“一斗”。“一升米富”的“升”,指的是就是这种“关升”。“一升米富”总的意思是:家里储存着一升米,便觉得很富有。这一词汇,如果自己说自己,如:“我是一升米富啊!”这便是自谦,意思指自己不求万贯家财,能够温饱便知足了;如果说别人便含有贬义的意思,如:“你这是一升米富啊!”“他是一升米富的人。”便是指别人眼光短浅,小富即满,没有上进心。
在仙居人诸多的精神特征里,“一升米富”的思想,十分突出。有一间房子,有一辆车子(过去渴望的是有辆自行车,现在大部分人渴望的是有辆摩托车),三天两头能吃上鱼肉,便知足了,觉得过上了神仙般的美妙日子。

人的思想观念,大多产生于历史经验的积累,这种经验积累成为一种思想观念后便很难改变。仙居人的“一升米富”思想,是几千年的贫困所形成的。“一年没有半年粮,一家人没有一件好衣裳”,“柴株当棉袄,野菜当肚饱”,这些歌谣,便是过去老百姓生活的真实写照。一代代百姓的人生渴望,便是能吃饱、穿暖,这种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物质需求,却是一代人又一代人终极的渴望,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彻心透骨的心酸。在吃了上顿而没有下顿的窘况里,有的人家却能有一升余粮,确实是鹤立鸡群的“富裕”了,此一家人也的确值得为之而自豪了。如今仙居人不但温饱问题解决了,而且一年里能做到都吃精粮而不吃粗粮,玉米、番薯等粗粮成为了猪饲料,仙居人便感到非常知足了。特别是老一辈人,他们沧桑的脸上整天荡漾着知足的笑容。你问他现在的生活好不好,他们会反问你说:“我家的余粮还能吃上一两年,你说我的生活好不好?”你会被这种典型的“一升米富”的回答噎得难以张口。但也有许多年轻人对温饱的现实生活不知足,要创业,要赚大钱,要过上更好的日子,老年人便会骂“心比天高”、“人心不足蛇呑象”。

“一升米富”,初看起来是一种乐天知命的豁达,实质是缺乏开拓、冒险的创业精神。创业必然要投入,也必然存在着血本无归的风险,一旦创业不成,便会温饱不保,又要回到忍饥挨饿的苦日子中去,这便使绝大多数人感到心有余悸。这种惧怕再次“革命”的软弱性,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奋发向上、开创大业的时代洪流。

面对这种“革命”的软弱性,若是对其指三道四地批评,不但没有丁点儿积极的意义,而且会引起人们极大的反感,按老百姓的话说,“站着撒尿不腰疼,如果创业失败,谁愿赔我的本钱?”老百姓觉得刚富起来,经不得折腾,也就是说,没有长起羽毛的鸟儿怎能飞翔?

仙居许多的年青人在父辈们“一升米富”思想的制约下,只能渴望做无本的生意。什么是无本的生意?大家认为给人打工拿工钱,便是最好的无本生意。仙居劳动密集形企业特别兴旺发达,原因之一,就是心甘情愿打工的人多,给企业输入了丰足的人力资源,使劳动密集形企业得以良好地运转。

这种“无本生意”,许多年青人无奈地美其名曰:“资本的原始积累。”他们想通过打工积攒的钱作为创业的基本资金,尔后也办厂创业当老板。老年人说:“对头!有多少力量,打多少炮仗。你羽毛长丰满了,你爱怎飞,你就怎飞!”

对经历过苦难的老年人来说,正视“一升米富”的乐天知命观,是顶重要的人生哲学。

对没有尝到过天寒地冻无衣御寒,饥肠辘辘无食填肚嗞味的年轻人来说,说起“一升米富”,便是莫大的嘲讽。

在仙居,对“一升米富”的不同理解,是代沟的分水岭。

( 此文刊发在《台州晚报》“人文专刊”)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4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由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