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居文苑 > 陆原作品集 > 报告文学

棉被的革命

   在中国南方,一位弹花匠掀起了人类历史上一次振聋发聩的棉被革命。

   这一革命,诠释了当前世界绿色革命的主题,体现了一个弹花匠的人文关怀,实现了他奉献给人类新的睡眠享受的愿望。在风起云涌的绿色革命浪潮中,这是一朵闪亮的浪花;这一棉被革命,也必将为世界节约难以数计的棉花资源,其经济价值,难以用一个确切数值来表示……

   这位掀起棉被革命的弹花匠,名叫王增福。他经过三十多年潜心研制,取得棉被革命成功的生态型棉绵天然被,无网纱、无绗缝,而且不破洞、不板结,保暖效果好,创造了棉花被制作的人间神话。

   中国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杨东辉先生对王增福说:“你是中国棉被革命的第一人!”并欣然题词:“革新传统棉被工艺,缔造现代家纺奇葩。”国际友人陈香梅女士使用棉绵被、棉绵枕后,亲笔题词:“被枕天下,造福人群。”

   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宋健为王增福的棉被革命题词:“科技创新。”


   王增福,于20世纪40年代出生在浙江省仙居县一户农民家庭,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八。中国几千年多子多福的生育观念害苦了王增福,他在童年、少年时期,饥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因无钱上学,读了一年初中辍学的悲伤, 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生存,16岁只身去大西北闯荡,少小离家的孤单、凄凉,更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无论悲伤和困苦,棉被下面是他的幸福港湾,棉被覆盖的温暖一次次溶化了他生活的凄苦和命运的苍凉。

   背着一条棉被闯天下,一条棉被便是“家”,这不仅仅是王增福曾经经历过的流浪历史,这也是所有打工者的行旅图。

   可以说,王增福从人生的悲苦袭上心头开始,便与棉被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爱着棉被,他想着棉被,他眷恋着棉被。

   1961年,他结束了漂泊的生活,回到家里,他便自制起做棉胎的工具——弹弓、弹锤,自学做棉胎。

   棉胎,是棉被的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没有棉胎,那么也不成为棉被。

   在中国,棉胎一般分两种:一种为轻棉胎,每只3公斤重,另一种为重棉胎,每只6公斤重。做棉胎的人,在南方称为弹花匠,也有人称为弹花郎。尽管这门手艺吃香,但学这门手艺的人很少。主要原因,一是弹花手艺要求高,如果手艺不精,做成的棉胎经不起抖动、折叠,盖三五天便脱球、破洞、支离破碎;二是弹花苦,弹花匠一手撑弓,一手敲锤,整天叮叮咚咚地敲,其累有如石匠,而且整天在棉絮纷飞的房间里工作,一般人都难以忍受。

   但对棉被情有独钟的王增福,虽然知道弹花的种种难处、苦处,虽然无钱拜师学艺,但他还是铁下心来决定做一名弹花郎。

   他在自家楼上,用自制的弹弓、弹锤练习弹花,研究出弹弓七音定位敲击法。一把1.6米长的弹弓,弹锤敲击不同位置,棉花振动的轻重、棉絮的穿插,有不同的效果。他摸索出七点最佳敲击位置,在弹弓把手上标上“1、2、3、4、5、6、7”七点音符。在制作棉胎的一系列程序中,他在不同音位上敲击,结果制作出有相当牢固度的棉胎。“只要肯钻研,无师胜有师。”王增福经过几年的刻苦自学,终于成为名闻乡里的弹花匠。

   自学成为弹花匠的成功喜悦,虽然给王增福带来了一段时日的快乐,但快乐过后便是几十年漫长思索的痛苦。


   在南方的冬天里,人们盖上6公斤重的棉被常常觉得不够温暖,还要盖上一条毛毯或一条棉被,如此10多斤重量压在身上,一夜睡下来,常常浑身酸痛不已。如果是用了几年的旧棉胎,更加不温暖,因为旧棉胎往往板结、破洞、松散,失去了保暖效果。传统的棉胎制作,为防止棉胎松散,都用棉纱像渔网一样把棉胎网罩住。为了增加棉胎的粘合度,防止棉胎松散,还要用特制的大木盘在棉胎上磨压,磨压后的棉胎粘合度的确增强了一些,但是棉胎的柔软度减少了,舒适感也降低了。

   常言道:“聪明人多烦恼,木郎人(傻子)忧愁少。”聪明的王增福自从自学成为弹花匠后,整天思索着棉被的这一些问题:6公斤重的棉胎为什么还不温暖?棉胎一定要用棉纱进行笼罩吗?他想,如果棉胎减少一半重量,而且棉胎不用棉纱网罩,不但节省做工时间,而且还节约不少棉花资源。夜里,他被这一“伟大”的想法激动着;白天,他又被无法实现这一可能的现实折磨着。

   人类从树叶、兽皮、麻、棉等御寒物品替换过程中,体现了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发展。在文明的进步与发展中,人类也不断加速了对资源的消耗,而对资源的急剧消耗,正是人类生存的最大危机。作为一个充满志气的弹花匠,王增福认定自己的想法具有一定的“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他想,中国所有家庭的棉被都减轻一半,那样节省下来的棉花就会“比山还要高”;如果全世界家庭的棉胎都减轻一半,那节省下来的棉花“真是吓人地多”。

   1984年,充满闯劲的王增福,在乡下办起了棉胎厂,悄悄地开始了他的棉被革命的旅程。棉被革命的实质是棉胎革命,棉胎革命的关键是如何解决传统棉被松散、板结、伸缩、保温性差等缺点。

   他吸收传统棉胎制作工艺的经验,结合现代棉胎机械制作工艺的先进技术,对棉胎制作工艺进行全面技术革新。

   王增福认为,传统棉胎易松散、板结、保温性差,其主要原因是棉花中的杂质及其灰尘在作怪。而要在棉絮中分离杂质、排除灰尘,其难度非比寻常。

   于是,他开始了一次又一次的试验。

   第一次试验失败了。

   第二次试验失败了。

   第三次试验失败了。

   白天黑夜劳作的王增福,熬红了双眼,脸也因疲劳过度变得苍白,一头黑发也变成了“白”发。清晨,他捶着僵硬的腰背走出车间,仰望蓝天上的朵朵白云,感到无比地惆怅。

   亲戚朋友们好言劝道:何必劳心费神搞革新,熟门熟路做传统的棉胎,容易挣钱又省力!

   志存高远的王增福不言语,回到简陋的车间又开始了试验。

   第四次试验失败了。

   第五次试验失败了。

   第六次试验失败了。

   王增福圆圆的脸庞变得瘦长了,敦实的身材变得“苗条”了。他一步步挪出车间,遥望远处耸立天际的巍巍括苍山,他陷入了沉思。

   在当代人们的生活里,睡眠保暖,棉被不是唯一的物料,羽绒被、涤纶棉、晴纶棉、太空金属棉、喷胶棉、羊毛毯等都已进入寻常百姓家,但是它们的不足也是显而易见的。羊毛毯、羽绒被受潮要生虫,而且易携带各种细菌,有的人易患皮肤过敏。涤纶棉、晴纶棉、太空金属棉、喷胶棉(总称为化纤棉),光滑、贴身差、透气差、吸湿差。而棉被的优点在于贴身好、透气好、吸湿好,无副作用,而越来越被崇尚自然、追求健康的人们所青睐。

   王增福认为,如果解决了棉絮中去杂质、去灰尘的工艺,在此基础上,解决棉胎的松散、板结难题,那么减轻棉被的重量,增强保暖性的目的就达到了,其新型棉被的社会价值和经济价值就会不可估量。

   世上事,难度越大,价值也越大。充满前景的棉被革命,为什么不坚持下去呢?王增福这样反问着自己。于是他重新树起信心,又一头扎进了车间,继续他的研究。

   第七次试验失败了。

   第八次试验失败了。

   单单棉花去杂质、去灰尘的工艺,就让他伤了脑筋。

   一次, 厂里拉来了一车棉花,王增福发现露出包装袋外面的一簇棉花被风吹得非常白净,而且没有一点杂质。他马上联想起农村扇谷子,农民利用风车的风流,分离实谷和瘪谷及其它杂质。于是,他茅塞顿开,采用风流分扬法解决了棉花去杂质、去灰尘的工艺难题。

   接下来他又一头投入到解决棉胎的松散、破洞、板结这更大的难题中去。

   试验,失败,再试验,再失败。

   他感到山穷水尽、实在无法突破这一难题时,朋友们说,是不是去外地请教请教专家。

   王增福想想也对,借助专家们的智慧,来攻破技术难题。他借来路费,到重点工业城市的纺织研究院、纺织机械研究院造访各位专家,把自己对棉胎制作工艺的改革,向他们全盘托出。

   专家们听了他的构思后,都说设想很好,但真的要做成这种“新型被”,可能性极小极小。

   专家们认为,棉絮去掉杂质、灰尘,固然减轻了棉胎重量,增加了棉花纤维的粘合力,但是由于棉花纤维短,不像化纤纤维长,因此棉花纤维之间的粘度就不像化纤纤维那么牢,这就是棉胎易松散、破洞、缺少回弹力的主要原因,我们的前辈采取了棉纱网罩的办法,才解决了棉胎松散这一难题。

   专家们的断言,如一盆冷水浇得热血沸腾的王增福心底透凉。他不吃不喝呆楞楞地坐着长途公共汽车回到家里,拿起那把老弹弓,“1、2、3、4、5、6、7”有节奏地敲着,心想:心中的棉被难道真的做不成吗?棉被的革命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

   在困难和挫折面前从不服输的王增福,这一次也不善罢甘休,他决不放弃自己的追求。农民的顽强、坚韧和执着,在王增福身上再一次体现出来。

   他一次又一次回顾总结自己几十年来弹花的经验。他觉得经弹弓弹过的棉絮,棉花纤维的抱合力、拉力就增强,而且弹弓的弹击的手法不同,纤维的抱合力、拉力的强度就不同。他发现棉花的纤维虽然短,但是它是卷曲型的,纤维卷曲就有抱合力和拉力。他还到棉田观察棉花朵的生长结构,发现自然生长的棉花朵,其棉絮丝纵横穿插,有极强的抱合力,强风也吹它不散。他想:如果把棉花还原到棉花朵的生长结构,那么也就有了它的抱合力和拉力。

   王增福笑了,他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出天底下最新型的棉被。


   成功,永远属于那些开拓进取的勤奋者。

   在21世纪的第一个春天到来的日子里,王增福饱经沧桑的脸终于绽开了灿烂的笑容。他经过30多年研制的新型棉被宣告诞生,以“棉绵”为品牌的新型棉被,分为春、夏、秋、冬四季被,夏被0.5公斤左右、春被2公斤、秋被2.5公斤、冬被3公斤。所有“棉绵”被均无网纱、无磨压、无绗缝,不松散、不板结、保暖好、吸温透气好、绵软柔和、贴身舒适。

   一位80岁的老太太试盖了这种新型棉被后,由衷地赞叹道:“盖了这条被,一生一世睡觉也没有这么舒服过!”

   有关专业人士也认为,以绿色环保为主导的棉绵天然保健被有以下五大功能:

   一、具有保暖、吸湿、透气功能。充分利用棉纤维有吸湿、透气和保暖性能,通过特殊工艺,制成的棉被轻、软,可将人体散发的热量最大限度地吸收并存储,使热量不散逸。

   二、具有自动护身功能。棉绵被全部以棉绵品质要求的天然优质棉花为原料,制成的棉被子特别柔软,人在床上翻动时,被子贴身而动,并能保持热量不外溢。

   三、具有保健功能。棉绵被系列产品,不生虫,无静电、无污染、无静电,对人体没有过敏性侵害。由于棉绵被轻柔绵软,使人体各部位血脉流通顺畅,有效地促进人体的血液循环和机能的恢复,提高人体免疫力。因此,对肩周炎、感冒、哮喘等疾病起到预防保健、理疗的作用,并具有美容、护肤的功效。

   四、具有提高睡眠质量功能。由于棉绵被柔软、暖和、重量轻,无异味,有棉花的天然芳香,因此使人充分享受睡眠的温暖舒适,极大地提高人们的睡眠质量。

   五、具有绿色环保功能。棉绵被棉胎和外包布都是纯棉制成,百分之一百环保。
   棉绵天然被的诞生,意味着人类在睡眠保健、节约棉花资源、降低生活消费成本等方面,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棉绵天然被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也连续荣获: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日内瓦专利技术成果博览会金质奖;

   ——国家知识产权专利,专利号:ZL263393.0;

   ——浙江省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

   ——浙江省优秀科技产品;

   ——浙江省消费者协会推荐产品;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对床上用品抽查17个省、市136家企业的产品中,棉绵产品入围十佳;

   ——中央电视台第七套节目《中国品牌展播》栏目中荣誉播出;

   ——中央电视台第七套节目《致富经》栏目专题播出。

   仙居棉绵家纺有限公司相继荣获:浙江省优秀企业、浙江省“金承诺”信誉单位。王增福的创业事迹感动着各级领导和媒体,他被评为“共和国的脊梁”世纪之星金杯奖,在首都人民大会堂接受颁奖。

面对这些荣誉,公司董事长王增福踌躇满志地说,他要发展壮大仙居棉绵家纺有限公司,把这一革命成果推向全国,走出国门,让全世界人民享受棉绵天然被奉献的人文关怀。

   他还说,对于我们国家自然资源人均占有量低、环境容量很不乐观的现状,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和满足这一目标要求的自然资源储备的矛盾日益突出,发展循环经济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也日益凸显。因此,我们将继续以节约能源,发展循环经济为指导思想,崇尚自然,关注生态可持续发展,把可循环利用、环境保护的理念融入到棉绵系列产品的制造之中,联合业内同仁,共建中国家纺循环经济的航空母舰,走向世界,开创未来。

   我们有理由相信,平凡的中国弹花匠王增福,开创的伟大而又不平凡的事业,必将会造福追求健康、崇尚自然的人类,他的棉被革命的辉煌业绩,必将会发出更耀眼的光彩。

  (此文曾荣获“共和国的脊梁”全国报告文学大奖赛三等奖,并发表于《报告文学》2005年第二期)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4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由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