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仙居文苑 > 陆原作品集 > 报告文学

李湘满:“点亮”国宝“唐灯”

  一、“唐灯”轰动中国民间艺人节

  2004年10月21日晚,杭州西湖万国汇展示大厅1000多人充满着兴奋和期待。首届“中国十佳民间艺人”颁奖马上就要开始,颁奖大会把为期4天的首次中国民间艺人节活动推向高潮。从中央到地方的52家媒体记者早早来到展示大厅的颁奖台前,抢占有利位置,架好摄像机、照相机,静候“中国十佳民间艺人”颁奖大会开幕。
中国民间艺人节自始至终引起媒体的极大关注,其原因不光是这一活动推出了32个省市自治区民间艺术精品的展出,让人领略到中华民间艺术瑰宝的无穷魅力,而深层的因素是中国对民间工艺这一瑰宝的抢救到了迫在眉睫的时候,由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等单位首次举办的中国民间艺人节,以及评选“中国十佳民间艺人”,这对中国民间工艺的抢救与挖掘、传承与创新,对弘扬中华民族五千年优秀传统文化,起到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时30分,“中国十佳民间艺人”颁奖大会隆重开幕。当来自“仙人居住的地方”浙江仙居县的李湘满老人上台领奖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李湘满制作的“仙居针刺无骨花灯”,其工艺十分独特:整盏花灯没有一根骨架,全部用绣花针刺成各种花纹图案的纸片粘贴而成,花灯造型优美,玲珑剔透,古朴典雅。花灯一点上灯,各种花纹图案的纸片便被映照得炫丽夺目,从万千个绣花针孔中喷发而出的光亮,如丝如纱,柔媚百态,美艳无比。在中国民间艺术精品展上,“仙居针刺无骨花灯”一展出便引轰动,观众们对展出的30多盏造型各异、美不胜收的“仙居针刺无骨花灯”赞不绝口,专家们更是纷纷赞叹:“这是国宝! 这是国宝!”

  “国宝”仙居针刺无骨花灯,仙居县民间称为“唐灯”。唐灯工艺源自唐代,失传于20世纪30年代。半个世纪后的80年代初,作为乡镇文化员的李湘满偶然从民间得知有这种独特的花灯,便开始挖掘抢救这一民间艺术遗产,通过20多年来矢志不渝的努力,终于使这一民间工艺瑰宝重新亮丽在世人的面前。为了揭示“唐灯”工艺的独特性,和重现于世的“唐灯”的地域性,人们现在赋予她新的名字——“仙居针刺无骨花灯”。

  仙居针刺无骨花灯面世后,相继荣获浙江省特色彩灯艺术展金奖、中国民间艺术作品博览会金奖、第四届国际艺术博览会金奖。此次“中国十佳民间艺人”评选,李湘满排名第二,仅居于“世界铜雕大师、中国铜建筑之父”的朱炳仁之后,可见专家们对李湘满挖掘、开发的针刺无骨花灯工艺的推崇和肯定。

  当李湘满从“中国十佳民间艺人”领奖台上捧着奖杯走下台,记者们便蜂拥而上,裹着“中国十佳民间艺人”光环的李湘满,其人其事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二、消失的美丽是一种心痛

  1946年10月,李湘满出生在浙江省仙居县皤滩古镇一户中医世家,自幼喜欢画画的李湘满,在小学、初中、高中每个阶段都表现出绘画的天赋。1965年,高中毕业的李湘满便被学校保送到北京艺术学院深造,可是老父亲不同意李湘满学画画,他要李湘满报考医学院,为的是子承父业,把他的中医手艺传承下去。深受传统文化“孝”道影响的李湘满,难以违抗父命,于是报考了浙江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金华一家医院工作。一次李湘满在回皤滩老家休息期间,被卷入文化大革命派性斗争的漩涡里,受到一些人的污陷,结果丢了工作,一落千丈地回到农村当农民。

  皤滩,是浙江第三条大河椒江上游永安溪段一个水陆交汇的商埠重镇,一千多年的繁华历史,给古镇留下了深厚的文化积淀。作为一个知识分子的李湘满,在肚朝黄土背朝天的劳苦岁月里,不光为自己遭遇坎坷的命运而伤悲,更为“大革传统文化命”的运动而悲戚。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如果毁灭一切传统文化,那么这个国家和这个民族便会迅速走向灭亡。传统文化是国家和民族过去存在的延续和发展,是一种溶在血液和灵魂里的观念和价值的认同。如果一旦丧失了这种普遍的观念和价值认同,那么民族便会消解,国家也会随之消亡。

  粉碎“四人帮”后的1979年,当李湘满成为皤滩公社(后改为乡)文化站一名文化员后,他十分投入地开始了传统文化的弘扬和挖掘抢救工作。虽然在文化站当一名文化员,被人瞧不起,每月工资也只有几十元,但李湘满认为这是一个弘扬传统文化、挖掘抢救传统文化的好岗位。知识分子的远见卓识和“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使命感,使他义无返顾、专心致志地在文化员这个岗位上干下去。

  李湘满以繁荣群众文化为契机,积极挖掘抢救传统文化。1983年元宵节,他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文化站牵头举办起具有相当规模的元宵灯会。古镇里家家户户扎花灯,欢欢喜喜闹元宵,沉寂了数十年的元宵灯会,使古镇充满了朝气,使人们焕发了对民间艺术和传统风俗的热爱。

  在皤滩的龙形古街上,李湘满被千盏万盏形态各异的花灯所吸引,被传统的节日文化的魅力所折服。这时,一位80多岁名叫冯立标的老人却自言自语地说:“今晚的花灯热闹是热闹,可惜没有一盏花灯比过去好!”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湘满闻此言,马上接口问过去的花灯怎个好?

  老人说:“过去的花灯没有用竹片扎架,全部用纸糊贴起来,花灯上的图案全部用绣花针刺成,真是好看得不的了……”

  这一夜,李湘满辗转反侧睡不着觉,脑子里一直旋转着老人所说的无骨架、用针刺成的花灯。他想,这一定是一盏刺作工艺独特而又非常漂亮的花灯,这样好的花灯工艺失传真是可惜?

  转天一大早,李湘满便敲开冯立标老人的家门,向他请教他所见过的花灯,而冯立标却回避昨天晚上说过的话,摇头说不知道了。冯立标的成份是富农,解放以来几十年,一直是打击管制的对象,批来斗去搞得他不敢乱说乱动。虽然地主、富农在1978年被摘了“帽子”,有了与人民公社社员一样的政治待遇,但他们还心有余悸,说话做事总是惧前怕后。

  在李湘满的反复开导下,冯立标老人终于告诉他有关无骨架花灯的一些情况。

  原来这种无骨架、针刺的花灯源于唐代,人称“唐灯”,因做工考究,耗资多,耗费时间多,一般都是富户人家有钱有时间做这样的花灯,制成的花灯也只是挂在自家的厅堂里自家人观赏,因此一般老百姓不知道这种“唐灯”。

  冯立标老人说,这种花灯失传少说也有50多年。

  当李湘满了解到镇上还有11位80多岁的老人知道这种“唐灯”的消息,他是又高兴又焦急,高兴的是抢救这种民间艺术“唐灯”还有希望,焦急的是12位知道“唐灯”的老人都已是风烛残年了,他们的生命是以天来计算的,如果一旦谢世,要抢救这一民间工艺便有相当大的难度。

  李湘满立即行动,准备组织起12位老人把失传的“唐灯”抢救回来。他想,无论这种花灯过去是谁制作的,是那些人欣赏的,从大的方面来说,这都是民间艺术,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抢救这些濒临失传的民间艺术,对人民对国家都是一种贡献。

  三、亮丽着的是心灵的照耀

  李湘满走访做过“唐灯”的鳏居老人何森介时,却碰了一鼻子灰。老人说:“做唐灯?早忘光了!”

  何森介解放前曾帮富户人家做过“唐灯”,解放后他被定为富农成份,还因为他会做这种灯被批斗过,说是专搞剥削阶级玩乐的东西。因此,李湘满说起“唐灯”,便是揭起他心头的伤疤。

  李湘满知道他一时思想转不弯来,只好静下心来隔三差五去做老人的思想工作。去的次数多了,李湘满发现老人患了严重的肩周炎,手已经无法抬动。于是,李湘满发挥自己医学特长,用针灸帮他治疗肩周炎。20多天的免费治疗,病也治好,与老人的感情也建立起来了。老人不但答应帮李湘满做“唐灯”,而且还把他珍藏的一张出自清朝的“唐灯”图纸送给李湘满。

  有一位名叫叶妙凤的老人,做“唐灯”针刺手艺特别好,因为她是地主的老婆,解放后几十年受到不少的打击,所以惧怕与别人在一起,当李湘满邀请她一起做“唐灯”时,她坚决拒绝。

  李湘满说:“唐灯”是民间艺术,不抢救就要失传,失传了非常可惜。

  叶妙凤老人说:失传就让它失传,有什么可惜的?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十年“文革”,破“四旧”毁掉不少民间传统艺术品,刚从“文革”阴影中走出来的人们,根本谈不上对民间艺术的重视。

  老人们思想不通,李湘满不断上门做工作,还通过各种关系去做工作,就这样,李湘满整整化了一年时间,才做通12位老人的思想。最后,12位老人们不但克服眼花、双手僵硬、精力不济等身体不利条件天天凑在一起抢救“唐灯”,而且还坚决不要报酬。退休在家的皤滩卫生院原院长吴子清和叶妙凤等老人,得知李湘满自己掏钱买工具材料来抢救“唐灯”,便捐出10元、5元钱,以资助抢救“唐灯”之用。

  抢救“唐灯”工作好不容易开起了头,古镇里却有人说三道四,说一个文化员不跟贫下中农多接触,而是跟地主富农们在一起,立场不坚定,而且据此把李湘满告到了县文化局。

  还有人当面跟他说,一个文化站,叫些人来剪纸做灯笼,怎么能搞些小孩子玩玩的东西?

  李湘满一方面更加努力地做好文化站的职能工作,一方面顶住各方压力,稳住12个老人的思想情绪,加快“唐灯”的抢救工作,争分夺秒地发挥这些80多岁老人抢救“唐灯”民间工艺的作用。

  经过12位老人几个月艰难地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4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由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