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内容

过去十年浙江九成山区县实现人口增长 靠什么吸引“人气”?

  发布时间:2021-10-18   字体:【  

云和县城。小县大城战略,让这个山区县快速提升了城镇化水平。

秋季新学期,浙江山区县武义迎来5500名小学新生、3500名初中新生。这当中,来自新居民家庭的分别占了46.04%和33.30%。

曾经上演无数背井离乡故事的浙江山区县,如今正悄然聚拢着人气。

对比“七普”和“六普”数据(除特殊说明,本文所提及人口均为常住人口),记者发现,过去十年,26个山区县近九成实现常住人口增长,约四分之一县的增速高于全省平均水平。其中增长最快的青田、文成、武义三县十年增幅为51.26%、35.88%、32.17%,年均增长率为4.23%、3.11%、2.83%。    

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png

浙江有6个山区县人口增速高出全省平均水平。对比十年间各地户籍人口增长幅度,也不难发现各县新增人口主要来自机械增长。数据来源:第七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各县统计局

山区县,也成了人口洼地。浙江大学人口学教授周丽萍告诉记者,对比十年间各县常住人口与户籍人口增长幅度就可看出,山区县新增人口除了自然增长,很大一部分来自机械增长,即人口流入。浙江的山区县,到底靠什么吸引人气,人口流向背后透露出哪些信号?在共同富裕新征程上,山区发展的未来潜力在哪里?记者走访多地展开调查。

15县劳动人口净增长,6县高于全省增长率

产业发展吸引劳动力流入

16-59岁人口被视为劳动年龄人口,是观察一地人口红利的重要指标。

他们曾是山区人口外流的主力,留下老人孩子,以及愈见困顿的村庄和对乡愁的怅惘。

但如今,统计数据显示,山区县劳动人口外流正在悄然逆转,甚至还有源源不断的“外援”流入。

我国第七次人口普查仍以15-59岁为一个年龄段。过去10年间,26县15-59岁人口平均增长1.05万,有15个县实现净增长,青田、文成、武义等6县增速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由此可以基本判断各地劳动力增长状况。

劳动人口.png

26县15-59岁人口增长情况。数据来源:第七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人口是跟着产业走的。”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人口大数据与政策仿真研究基地主任米红告诉记者,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内,26县的发展程度一直低于全省平均水平,导致人口持续外流;但在“十三五”期间,26县中有18个县经济增速已高于全省平均水平,产业快速发展带来就业空间扩张,山区逐渐恢复活力。

云和县崇头镇“云谷山房”民宿主人谷小杭就经历了这样的由冷变热。

2016年,谷小杭离开“网红”之地丽江,来到无人问津的崇头镇坑根村创业。当时村里只剩下十数名留守老人,不解这位“外乡姑娘”的来意。

彼时,刚开启新一轮“小县大城”战略的云和,将目标瞄准乡村,探索以全域旅游带动乡村振兴。两年后,全国首个县级民宿产业集聚发展规划在此发布,配套政策至今不断。

如今,谷小杭仅在坑根就有百余名同行。他们原本外出谋生,现在“不想再离开”。在云和,民宿农家乐吸引直接从业人员3000人。

眼下的浙江,民宿农家乐、农村电商、全域旅游等特色产业已遍布26县,而云和的木玩、缙云的锯床、武义的电动工具、天台的轨道工程零部件、仙居的医疗器械……26县还在不断发展各自的“主打”产业,就业空间还在扩展。

各地不断加强职业培训教育,提升劳动力技能,更扩大新居民就业创业机会。

“现在找工作不能就靠力气,也要比拼脑力。”在平阳县海西镇一家企业上班的阿海,近日参加了平阳县新居民服务中心联合县科技创业服务中心举办的企业班组长培训班。讲师是特地从上海邀请来的专业培训师。


平阳县新居民服务中心组织新居民参加母婴护理培训班。平阳县新居民服务中心供图

在一些人眼里,为外地人提供培训得不偿失,甚至担心“培训好了人就跑”。但在平阳县新居民服务中心相关负责人看来,培训既提升新居民们的职业技能,也提升本地企业竞争力,属于多赢。

现今的平阳,每年仅帮新居民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就规划有5000人次规模。

米红肯定说,人口是城市发展的现实动力,更是未来发展的潜力,劳动人口的引进、服务诸多工作,就应站在山区县高质量发展的战略高度去考量。

劳动力规模和质量稳定提升,产生乘数效应,人口与产业之间形成良性互动。

“工资待遇还不错,还有技能培训。”12年前,26岁的吴园园因这句话,跟着亲戚从安徽老家来到武义黄龙工业区工作。她的妹妹、弟媳等亲属也随后加入,家族里已经有20多人在武义务工。


金华市武义县三板桥村,新居民付先海(左三)与村干部一起学习村规。共享联盟武义站 朱翚 摄

在黄龙工业区边上的三板桥村,1500多名常住人口中,像吴园园这样的外来务工人员已占了四成多。村里315间出租房的入住率常年在九成以上。

源源不断的人口流入,推动着这个工业园区不断发展,从原先的电动工具,拓展到旅游休闲、中医药养生等产业,并吸引更多人涌入。

就在去年,武义全县规上工业总产值达到527亿元,实现规上工业增加值95.5亿元,总量居26县第一。该县外来人口总量达18.5万,较疫情爆发前增加3万,同比增长20%。

拥有大学文化程度人数增长,人口素质提升

政策激励蓄能人才红利

记者发现,26县在能够吸引外部人口流入的同时,吸引了不少高素质人才。

图3显示的是26县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数的情况。从绝对值看,2020年末有柯城、莲都两区水平超过全省平均水平;从增长率看,有衢江、龙泉、江山等18个县超过全省平均水平。两组数据显示,山区县的高学历、高素质人才也在快速增长。

大学人口.png

图3:26县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数的变化情况。数据来源:第七次、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米红分析,造成这一可喜变化的原因有很多,重要一项就是山区县的政策吸引高素质人口流入。

“到遂昌工作可享受16万元—1080万元奖励”,接近遂昌县城的高速公路一侧,一行大字十分醒目。

“我们财力不如发达地区,但引才力度不能输。”遂昌县委组织部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开始,该县直接对标杭嘉湖地区,出台县域史上最优“人才新政22条”,形成人才引进培养激励服务的全链条全周期支持。

澳大利亚最综合的国家级科学技术创新奖项——尤里卡科技创新奖得主,澳大利亚蒙纳士大学博士李丽姿就是这样被吸引,成为一名新遂昌人。在她看来,遂昌虽是小县,但政策有诚意,没有工作生活之忧,大有用武之地。

据悉,遂昌仅去年就招引各类人才1530人,同比增长 205.4%。


遂昌县城,建设中的“未来社区”和“未来公园”。章建辉 摄

在浙江这活力之区,即便丽水、衢州这样所辖县(市、区)都是山区县的地区,创业创新氛围也非常浓厚。截至6月底,丽水、衢州各有在册市场主体30.7万、26.1万户,同比增长11.58%和9.68%。其中,丽水的增幅连续6个月排名全省第二。

丽水市场监管.png

丽水近年来在册市场主体增长情况。数据来源:丽水市市场监管局

这离不开各地搭建项目平台、优化营商环境以激发各类人才创业就业的努力。

创业奖励最高600万!最近,衢州人才创业园发布的一则公告,引发轰动。

同时引起热议的,还有这座四线城市的“高要求”:公告不仅明确了申报项目要符合衢州鼓励发展的新材料等重点产业领域,还对人才作出多项条件,不乏“省级以上重大人才工程”“海外高层次人才”“技术成果国际领先”等关键词。

要求高自有多年招贤引智积累的底气。衢州创新创业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衢时代创新大厦便是一大见证。走在这里,不经意间会遇上电子科技大学、复旦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知名高校的研发团队。大楼内的衢州东南数字经济发展研究院,已建立研发(项目)团队19个,落地科研成果近20项,实施产业化项目40多个。

创业圈里有句话:哪里营商环境好,人才、资金就往哪里去。赛迪顾问发布的2020营商环境百强县,苍南、江山、平阳等山区县在列。

90后海归大学生官文景就将营商环境视作一种特殊的信任。他回常山办大学生创业园,办房产证只用2小时,申请贷款也是网上点点手指就办成。如今,常山县大学生创业园已吸引187人前来工作创业。


常山县教育合作项目签约。常山县教育局供图

谋求山区高质量发展,释放与挖掘人才红利是关键。实现资源和人才优势的匹配,人才能够寻找到成长空间,人才红利的势能也开始逐步释放。近年来,山区县不断通过产业结构调整、不断创新业态,吸引更多人才到来。

侨乡青田的常住人口在过去十年中增加17.7万,增长51.26%,高于全省平均水平32.63个百分点。越来越多的华侨带着资金、名品和经验回乡创业。他们中很多人首选咖啡馆、西餐馆、红酒店等当地新兴的特色产业。


青田经常组织品酒师、电子商务师、西餐师等技术培训班,图为归国华侨参加高级品酒师培训班。青田县人才办提供

“民间有消费基础,华侨有渠道,更重要的是政府搭平台。”青田葡萄酒行业协会秘书长徐伟雄说。近年来,青田谋划实施侨乡进口商品城、世界红酒中心等十个平台,积极建设欧洲小镇、咖啡小镇等特色小镇,大力扶持咖啡经济、西餐经济等侨乡特色经济新业态,吸引、培育了大批专业人才,直接从业者估计已有6万人。

“人”的赋能,不仅给山区注入了新鲜血液,更盘活了发展通道。

城镇化率最高76.73%,公共服务集成补齐基础设施短板

山区小城能级跃迁

在云和务工近十年,越来越“巴适”的生活让四川人马让清大有“此间乐,不思蜀”之感:工作就在家附近,菜场就在家门口,边上的县级医院能看上省里的专家,孩子在附近影院看得到最新大片……这里虽被大山环绕,但出门十五分钟内,城市生活触手可及。

米红表示,“马让清们”这种成本低但品质并不低的“生活哲学”,在浙江山区县很有实践空间。

按照最新的城市规模划分标准,26县中除永嘉、平阳、苍南等为中等城市,其余都是城区常住人口50万以下的小城市。从整体城镇化水平来看,26县目前为58.1%,低于全省14个百分点。但记者对各县数据逐一分析后发现,部分县如柯城、莲都、云和、永嘉等的城镇化率已达76.73%、76.43%、73.1%和72.16%,不输于宁波、嘉兴等发达地区。

26县城镇化率.png

浙江山区26县城市化率。数据来源: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最近,《浙江省山区26县跨越式高质量发展实施方案(2021-2025年)》印发。结合征求意见稿来看,提高山区公共服务共享水平,加快山区新型城镇化建设、着力补齐基础设施短板,占重要席位。专家表示,在进一步推进小城市人口集中、产业集聚和公共服务集成的基础上,山区县的人居环境、生活质量将更上层楼。

马让清有一名工友老李来自贵州,最近在云和县城买了房子。他做过功课,相比周边城市两三万元起的房价,云和每平米1万元左右在他的承受范围。

老李看中的还有云和日益完善的公共设施。他曾惊讶于云和县城有那么多24小时开放的公厕,且免费提供厕纸和洗手液,乡下不少公厕又跟景点一样干净漂亮。他向老家亲友推荐:住得好,工作好,生活好,来了就舍不得走。


木制玩具是云和的主导产业,外来务工人员已成为这一产业的重要力量。刘海波 摄

越来越多人口流入,对山区县的谋篇布局带来新的更大挑战。

浙江省城市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孙雪锋建议,浙江山区县的城镇化,不能简单复制发达地区走过的模式。相反,要基于山区特有的实践条件和要素禀赋,聚焦特色优势、“一县一策”提升县城能级,力争走出一条具有浙江特色、山区特点的绿色、集约和可持续发展之路。

承载着共同富裕示范区愿景的山区县,近年来加快实施促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战略,成效明显。

90后女孩王诗晴,成长在辽宁,求学于兰州,曾在杭州工作,却在了解到遂昌的城市更新相关计划后,落户这个山区县。

在王诗晴看来,遂昌正在全面拓展县城的空间格局,今年基础设施投入就超16亿元,新建人民医院、未来社区、城市绿道等一批项目,全面提升县城的城镇化质量。而老城区在推进的文化记忆型、亲水生态型、文教休闲型三大聚落,将再现汤显祖笔下的良辰美景,“遂昌的每一天都让我惊喜。”


武义县壶山小学开设特色课程让新居民子女更能融入学校生活。共享联盟武义站 朱翚 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让孩子在自己身边接受教育,是新一代流动人口不同于父辈的地方。结合“七普”数据不难发现,26县14岁以下人口平均占比达到16.84%,近九成县的占比高于全省的13.45%。米红表示,在常住人口保持增长的大背景下,山区依然如此“年轻”,应视作一种潜力。

14岁以下人口.png

浙江山区26县14岁以下人口占比。数据来源: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主要数据公报

是否能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成为如今的流动人口判断一地公共服务水平的重要参考,也成为山区县提升性价比的重要选项。据了解,衢江区和常山县通过与杭州锦绣育才集团、台州书生学校等合作办学,引进省市特级教师、学科名师,让学生在家门口享受优质教育资源。近年来,衢江每年教育经费投入均超过当年财政收入三分之一,2020年更是接近一半,近三年教育项目累计投资达18.4亿元……

衢江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教育投资投的是未来,值。”

能级跃升后的山区县,后发优势愈发明显。

【记者手记】

寻找更多山区发展的“钥匙”

人气,是山区县破解发展瓶颈的一把“钥匙”,也是蝶变重生的重要依靠。

近年来,整个浙江人口流入明显,山区县也是如此。但这并不仅仅是“大河有水小河满”的结果,也离不开山区县产业兴旺吸引人口流入的努力。

人口与产业之间关系密切。一方面,人口跟着产业走,这是大趋势。采访中,我们看到山区县一直在努力调整优化产业结构,不仅创新诸如生态农业、生态工业、全域旅游等绿色产业,也培育一些“单项冠军”“隐形冠军”企业,形成一定产业生态圈,吸引大量劳动人口。另一方面是新出现的情况:产业跟着人走。这更多体现在山区县争取“人才红利”方面,往往一位领军人物到来,带来一个团队,形成一个产业,让山区县更有竞争力,进而形成人口与产业间的良性互动。

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到,由于山区县的人口基数较小,增速将会更加明显,这就对县城的公共设施、公共服务的增量提质提出了更高要求。

山区县要迈出跨越式发展的步伐,离不开以县城为主体的新型城镇化建设。《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年)》明确,加快打通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双向流动的制度性通道。

如何提升软实力,为山区引流?浙江省城市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孙雪锋说,要积极推进县城、中心镇有机更新,打开城市空间、提升城乡风貌、建设未来社区,并在流入人口结构分析的基础上,加强政策性租赁住房、教育文化、医疗养老等城镇公共服务供给,做深优质公共服务均等化质量。

浙江山区县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就是以小县城为主,人口相对分散。孙雪锋建议,各县在城镇化过程中,要着力构建城乡互补、工农互惠、均衡互促的新型城乡关系,一方面要提升中心城区首位度和县城综合能级,把县城这个“极化平台”做大;另一方面也要兼顾就地城镇化,培育壮大一批具备规模基础、条件较好的中心镇作为城镇空间的重要支点,把县域城镇体系这个“骨架网络”做强。

有理由相信,未来的浙江山区,会越来越有人气。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责任编辑:郑燕睆】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21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20017917号-1 浙公网安备 33102402000280号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85588 | 今日仙居:0576-87821180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6-87816957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