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在线 > 内容

仙居“猎鹰”:生的希望 爱的传递

仙居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5-24   字体:【  

  5月20日晚,一场暴雨突降,大战乡、步路乡短时间内降雨量超过了50毫米,在暴雨滂沱的夜色中,两批身穿亮绿色服装的行人显得格外醒目。在大战乡前周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翻山越岭,他们马不停蹄安置因房屋倒塌的老人,在步路乡外宅村一牛蛙养殖场,他们借着头灯的光亮,在泥水中捕捉四处逃窜的牛蛙,为养殖户减少损失。
 
  这两抹亮绿,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叫仙居县猎鹰救援队,在仙居这片热土上,他们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在一个个电闪雷鸣的雨夜或举家欢庆的节假日,凭高超技能、坚强身躯,上山入水,游走于悬崖峭壁、高山丛林、激流深潭之间,时刻准备着救人于危难,用自己的热情照亮了无数个苍茫的黑夜,温暖了一颗颗无助惶恐的心,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
 
  一年多的时间里, 55名猎鹰救援队成员,24小时枕戈待旦,与时间赛跑,解救被困人员300余人,用爱心和义举树起了一面无私奉献、助人为乐的大旗,用实际行动传递着人间的温暖,最好地诠释了善美仙居的品质。
 
(一)
 
  “谢谢你们12小时的通宵营救,唯有经历黑暗的等待,方知伸出爱心的光明和温暖……”让绍兴人张亦军在黑暗中感受到光明和温暖的就是猎鹰救援队队员。
 
  今年5月12日,53岁的张亦军和31名驴友结伴从绍兴赶到仙居,准备穿越淡竹林坑到沙坑村这条经典线路,不曾想,行至半山腰时,张亦军体力不支,中暑,不停呕吐,一场暴雨使得他更加的雪上加霜,采取自救后还是无法坚持自行下山。
 
  接到救援指令后,猎鹰救援队马上展开彻夜冒雨救援。陡峭的山道,湿滑的悬崖,毒蛇出没的丛林,救援队员们在暴雨中整整搜索了8个小时才找到张亦军。当时,张亦军已是嘴唇发黑,手脚冰凉、无痛感、全身发抖,生命体征非常虚弱。他躺在雨夜的丛林里,痛苦与绝望交织,甚至有了放弃求生的念头。救援人员立即对张亦军采取措施进行急救,待他症状得到缓解后,队员们在陡峭的山崖上,一路鼓劲加油,或搀扶、或背扛,接力将张亦军往山下运送。当到达山下目的地时,已是第二天早上7点半。
 
  这样的救援对于猎鹰救援队来说,如家常便饭,一年多的时间里,队员们已经参与山地、水域等大小救援行动100多次,救援被困人员累计达300余人。
 
(二)
 
  “这是我们一年多来最大的收获,也是我们的财富。”在队长张李飞的家里,存有厚厚一摞救援档案,详细记录着每一次救援的时间、地点、救援方法等信息。翻开这些档案,给人最深的感受就是哪里有险情,“猎鹰”就会在哪里出现。
 
  去年9月10日中午12点,来自温岭市的一驴友在淡竹乡石盟垟村一处名叫白刀岩的悬崖攀岩时,从30多米高的悬崖坠下,伤势严重。队长张李飞集结39名队员,火速赶往出事地点展开营救。白刀岩四周到处是悬崖峭壁,地形十分复杂险峻,因长年累月风吹雨打,有的岩壁已经风化,不时有小石块掉下来,一个不留神,就有坠崖的危险。因为在崖壁上行人必须拉着绳才可以攀爬,受伤驴友心力交瘁,情绪几度崩溃。队员们经过6个多小时的绝壁救援,成功将伤员解救下山。
 
  今年4月6日,来自上海的施先生和童女士在徒步穿越公盂古道时误入一条羊肠小道迷路,多次尝试原路返回无果,被困在一个十几米落差的瀑布上方。由于水流声太大,导致搜救队用喊话、口哨、撞木、敲石头等传声,都无法使他们听到,强光手电光束也无法看到。救援队2人一组分成22组进行地毯式搜寻。此次救援从下午16时20分至第二天凌晨3点20分,历时11小时,终于成功将两位被困人员带下山。事后,队员们回忆说,在黑夜中被困多时的两位上海人,见到救援队员出现的一刹那,激动得相拥而泣。
 
  去年8月26日,椒江区13名游客自驾车到淡竹乡户外驴行,在没有水和食物的情况下,在山上失联。猎鹰救援队经过工作大致确认失联游客所在位置。这批游客被困位置在白刀岩、八角金盘一带,山道险峻加上雨后湿滑,上山搜救的路很不好走。救援队6人一组,兵分三路展开彻夜搜救。第一组搜救队员直到山顶都未发现失联游客。在沿着山涧往上的峭壁边,第二组队员终于发现了其中9名失联的游客。经确认,另外4名游客中有人受伤,仍在后方等待救援。当队员们背着最后一名游客抵达山下时,已是第二天的凌晨1点半。
 
  去年8月1日清晨,两名野钓群众被困永安溪支流下各杨沸头村附近水域。当猎鹰救援队赶到时,现场情况已是险象环生,二人被困于水中一处土堆上,周围河水流势凶猛。被困人员情绪十分焦虑不停地疾呼救命。救援队立即全力展开联合救援,30分钟后,二人成功上岸,而此时,先前他们赖以避险的土堆已完全被急流淹没。
 
  今年的五一假期,猎鹰救援队几乎每天都奔波在救援的路上……
 
(三)
 
  被困者得救了,哪怕再辛苦,大家的喜悦之情自不待言。有时在救援行动中,虽然被救人员早已死亡,“猎鹰”们哪怕再艰辛,也会竭尽全力,让遇难者家属少点遗憾。
 
  去年8月31日下午,一村民在白塔镇圳口村水域溺水。因为前一天晚上刚下过大雨,水深达10米左右,水流急,漩涡多,水下能见度极差。潜水队员应永亮、朱伯成两人经过不停地下潜,终于搜索到溺水者的遗体,虽说将溺水者打捞上岸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但其家人还是非常感激队员们的救援。
 
  去年3月28日晚,下各镇的赵某驾驶一辆白色面包车外出途中连人带车冲入括苍水库。家人报警已是两天后。 队长张李飞组织队员们赶往括苍水库寻找落水车辆,在发现水库岸边有树木被车轮碾压的痕迹后,又通过磁铁探测定位,最终确定了车辆落水位置,成功将尸体及车辆打捞上岸。
 
  去年12月31日,隆冬季节,室外温度已降到了冰点。一少年在括苍水库游玩时不慎落水,队员应永亮和泮真保奋力将落水少年从7米深冰冷的水中打捞上来。虽然不幸还是发生了,但逝者的家人对救援人员全力以赴、无私奉献的精神深表感激。
 
(四)
 
  猎鹰救援队的前身是下各镇狩猎队,早在10年前就利用自己所长,配合当地公安机关开展搜山大围捕成功抓获杀人凶手潘某,这件事在当地成为美谈。近几年,队长张李飞和队员们看到我县不少景区因为地形复杂,屡屡发生游客遇险,就萌发了用自己特长为社会做点事的想法。
 
  2016年下半年的一天,作为下各镇狩猎队的牵头人,张李飞去县公安局汇报猎枪管理事宜。在交谈中,县治安大队的一位负责人说,你们有这么一身过硬的上山本领,何不成立一支救援队为那些山中遇险的人提供帮助?
 
  早有此意的张李飞欣然答应。因为爱好狩猎,几名队员一商量就取了个“猎鹰”的队名,当时的救援队人员就是原先狩猎队的12人。而后,在一次次的救援行动中,队伍不断壮大。成员来自各行各业,他们中有猎人、厨师、个体户、退伍军人、古董收藏者、村干部、公司职员。
 
  李相富,救援队的元老,是位农家乐的老板,每次救援行动后不管自己有多累,都会用自己的手艺犒劳一下身心疲惫的队员们。
 
  泮秀丽,消防水电工程经营者,擅攀岩,爱好文学,听闻猎鹰救援队无偿救人的事迹与自己崇尚的行善积德的理念不谋而合,毅然决然的加入了救援队伍。每次,既当老板又当员工的泮秀丽一接到电话,就搬出装备,抛下生意匆匆出门。
 
  王拥民,一位仿古匾刻与户外运动爱好者,被猎鹰救援队的事迹所感动,主动要求加入救援队伍,做一名救援参与者和记录者。
 
  吕云民,皤滩乡枫树桥村村民,平时工作繁忙,但每次救援都不肯落下,最苦最累的活都抢着做。在一次白刀岩救援中,全程抬着担架下山,由于太累出汗太多,回家后走不了路,调养了好几天才恢复健康。
 
  应永亮、朱柏成,他们从小在水边长大,有着一身非凡的水上本领,擅长潜水,每次水上救援都争先恐后的下水。
 
  余亚华,体格强壮,在悬崖上行走如飞、如履平地。
 
  队员们因为共同的善念,他们无怨无悔加入了“猎鹰”队伍。
 
  平日里,每个队员都有自己的工作、生意或事务要忙,但无论是救援还是训练,只要有空他们都会义不容辞地参加;一旦有警情召唤,不管酷暑严寒,还是深更半夜,他们都会迅速集结,精神抖擞地去完成每一次艰难任务。
 
  有人曾经问过张李飞他们,你们如此辛苦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无偿地去救援别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大家参加救援不图名不图利,很简单,当一个人被困山上恐惧无助时,看到远处寻找他的灯光和呼喊声,这时候你的出现,就是遇险人员心中生的希望!就是这个激励着我们把救援这件事情一直做下去。”张李飞的回答很朴实。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作者:曹红兵】  【责任编辑:应倩颖】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2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73846 | 节目热线:0576-87785588 0576-87785599 | 仙居新闻编辑部:0576-87821180 Email:xjunew@163.com
仙居新闻网 新闻热线:+86-0576-87816971 电子邮箱:xianjunews@126.com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