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百姓生活 > 内容

书里书外

仙居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8-06-11   字体:【  


  狂夫富贵在青春,你想都想不到,这是王维的诗。仿佛诗佛一个转身,也只是寻常诗人。蒋先生对此评论说,“初唐时,繁华与空虚混合,当然也隐藏在王维身上,变成王维走向佛教的重要理由”。还说,“只有真正看过繁华的人,才会决绝地舍弃繁华,走向完全的空净。如果他没有看过繁华,会觉得不甘心,总想多抓一点名和利”。阳明也说无善无恶无非二途,一是经有到无,二是经无到无。这不甘心便是天地里的种种有,要有名要有利,才可能决绝地舍弃。舍弃后的王维,好似经过繁华之后的秋高气爽,可以单纯地去描述生命的状态,此如那首《鹿柴》,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呼呼睡着了,听读蒋勋讲王维,他的《茱萸沜》,结实红且绿,复如花更开。山中傥留客,置此芙蓉杯。醒来才明白不是在山中,一窗秋天的光,滤去了激烈,仿佛就是这天地里无形的王维。刚刚父亲来过,他在此地做木匠活,儿子在这里工作,过来看看。父子两人,喝茶,抽烟,多年父子成兄弟。越来越明白,这一脉相传,恰如这根藤蔓,一节又一节,虽有各自的人生,却是一样的悲欣。一恍而过,像个梦,辨不清是梦里还是梦醒。远处梧桐叶摇得好似离别,又是一年秋风起,换了人间。再读一首王维的《辛夷坞》,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如果不顾人世的热闹和繁华,是不是,我们都只是这样一种寂寞的辛夷花。
 

 
  翻了近五十页书,中途瞌睡了一会,梦搁在书页之间,像飘飞的热气球落在青青草地上,很稳很舒服。瑞典汉学家马悦然的文字,不粘不浑,如这中秋月圆之后忽然的阴雨绵绵,丝丝缕缕都似春风拂人秋风拂云。在书里遇见很多人,不像地上遇见,那么多客套或者难为情,那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故人,沈从文,老舍,艾青,梁思成,字像另一个世界,他们一直都活着,那么好那么年轻。沈从文给张兆和写信,说自己每晚除看《三里湾》也看看《湘西散记》,觉得《湘西散记》作者究竟还是一个会写文章的作者。这么一支好手笔,听他隐姓埋名,真不是个办法。能有什么办法呢,那些人,哪一个不受尽屈辱哪一个不一声叹息。好在隐和显并非一时的现象,只要岁月够长,该显的终究会显出,该隐的终归会隐去。
 

 
  惟有这扇窗,真实不虚。偶有余闲,钻进这书山书海里,虚幻是虚幻,但也有此身有闲的快乐。很快,假期被抹平,这一年也被抹平,安静时的时光像湖水,喧嚣时的时光像河水,水光潋滟或惊涛拍岸,回头看看,亦是寻常。待到归来春已尽,梅结子,笋成竿,如何如何的时光都经不起等,也经不起用,一个月的那份膏粱似的,一晃就没了。越摊越薄的相逢,越积越深的离别,人在天地之间,是忽地如尘般被扬起,又忽地如小行星般落入了星空。人本质上是一团虚无,从虚无开始到虚无结束,中间的繁华,亦似繁花,恰如此时窗外悠悠飘入的桂香,这枝头,终究还会是空空如也。更何况,人生短暂,“却笑东风从此,便熏梅染柳,更没些闲。闲时又来镜里,转换朱颜”,这一换,“恨牡丹、笑我倚东风,头如雪”。
 

 
  木槿花原来还在,颜色似乎与秋风一样薄。妻子吩咐我到寝室把床单被套换下来洗洗,我就穿过这一片木槿花,身上拂满了花色也撩满了秋风。我人在下各,却将近一年没有去那个寝室了,偶尔就在办公室过夜,以至于过多的打盹,让颈椎病越发厉害了。寝室里蒙着一层雪似的灰尘,仿佛是潮打空城寂寞回,但回途上留下了细细的沙子。岁月一般的沙子,数也数不清,好像有一万年那么多。门前一排梧桐树,树叶色深而冷,像是人到中年,我曾经看着它发芽也看着它风华,现在彼此望望,是天地的寻常,亦是天地的沧桑。把床单被套和灰尘还有一本书带出来,袁枚的《随园诗话》,是第一天到下各时带来的两本书之一,另一本是黄仁宇的《中国大历史》,仿佛是三人行必有我师。忽忽三载,三度春秋,书依旧是吾师,除此,天地亦是,人间亦是。天地教我沧海桑田却一声笑,人间教我千辛万苦却不哭。打量自己,真乃脱胎换骨矣。坐在办公室继续看书,有《秋怀》一首云:村静日当午,鸡鸣三两声。篱花催野菊,邻釜熟香粳。读史数行泪,看天万种情。浮云尔何意,只傍陇头生。看一眼窗外,竟是诗里诗外,浑然一体。
 

 
  大概这样的夜晚是难得的,一个人和一本书厮守,窗和门都稍稍开着,终究是值班,时刻预备着有事发生。这个事近乎于魔咒,像八方来的洪水冲涮我的心如磐石,哪里还称得上安放,我忐忑复又摇摆,只在这暂时忘却事和暂时未来事的罅隙处,找一本书窃窃私语。不能透过这扇窗看见西岭千秋雪,不能透过这扇门看见东吴万里船,我人在一隅动弹不得,惟有透过这本书,看见人生悲欣起跌,看见鸢飞鱼跃,看见一花一草。何止是红楼浩荡如雪,纷纷扬扬几百年把人世湮灭,这本小思的《翠拂行人首》,真是小小一思使生机盎然,说局促的都市人,无论什么地方,四个人坐下来,麻将方块散开,便没有其他感情,全陷入了弥留状态。她是说,都市人全然不懂这丰子恺的漫画里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将一面与梅花的天真无限雅兴无限。今夜我终究是少了张小桌少了一个人,少了轮明月少了一棵梅。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作者:江南无水】  【责任编辑:应倩颖】
点击排行
浙江省仙居县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主办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仙居新闻网 版权所有 2005-2018 本网站所有内容均受版权保护。浙新办【2006】37号 浙ICP备13031868号-2
未经版权所有人明确的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方式或媒体翻印或转载本网站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警告: 本网站上的图像有数码水印技术保护。您对本网站的任何使用应遵守我们的使用条款,并构成对该条款的知悉和接受。
【新闻热线】电视台:0576-87771999 | 电台:0576-87773846 | 节目热线:0576-87785588 0576-87785599 | 仙居新闻编辑部:0576-87821180 Email:xjunew@163.com
仙居新闻网 新闻热线:+86-0576-87816971 电子邮箱:xianjunews@126.com
橘子红了信息科技 提供仙居新闻网的网站系统开发与技术支持